热点链接

企业文化

主页 > 企业文化 >
民国奇案:1948年一国军上校夫人被6人侮辱施暴者下场如何?
时间:2022-08-09

  1948年,民国一位名媛曾被6人侮辱,她没有沉默,反而上演了一场教科书式的自救。

  收集证据,告状上诉,名媛、团长夫人、大家闺秀这些身份并没有阻挡住她为自己伸冤的脚步,她各处状告,他们官官相护,她就再告更大的官,最终惊动了蒋介石,一时间,这起案子成为了当时全国热度最高的案子。

  此时,那些背景深厚的犯们急了,他们开始想方设法往被害人身上泼脏水,在他们搅动之下,局势变得扑朔迷离,一些人倒戈,还有人做假证,那位名媛的形势一下变的岌岌可危起来。

  这做法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这和当初都某竹告吴某凡的案子颇有些相似之处,那些人不也是往被害人身上泼脏水嘛。

  民国时期,国民政府贪腐成风,买官卖官已不是什么秘密,什么污七八糟的人只要有钱都能混个一官半职,这些人不止腐败不堪,而且为非作歹。

  陈瑜本身家世显赫,父亲是正经的国民政府高级将领之一,丈夫楼将亮也是赫赫有名的上校团长。

  但父亲战死沙场后,她失去了父亲的庇护,生活每况愈下,然而不幸的是丈夫又得了当时的不治之症肺结核,住进了医院。

  1948年的一天,正在老家的陈渝接到丈夫楼将亮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要求她来医院照顾自己。

  来到医院的陈渝,整日穿梭于医院为丈夫取药送药,吃饭,检查等。在外人眼里也是一位贤良淑德的模范妻子,与其他病人家属也是相处得不错。虽然陈渝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但是身材方面还是没得说,都夸她妻子漂亮还待人亲近。

  身处在这家军官医院,作为一个女人家还是有些不便,因为这里大部分生病的人都是些上过战场,打过仗的男子,女人接触十分稀少,陈渝的来到引起了这里不少人的注意。

  同样患病的17号病房住着六个人,也同样住着六个身患肺结核的男人,这六人分别是石盘,陆军少校军官,崔博文,外联部主任;凌志,上尉军医;还有身为汉口警局督查的查大钧,大学生袁尚志......这六个人随便哪个拎出来都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更别想他们背后的大靠山,这些“嫌犯”普通人家都是惹不起的,楼将亮夫妇同样也是惹不起。他们背后的关系网:凌志是医院的检验员,医务长是他的好兄弟,而曾玄名和崔博文都是医院名手张主任的好兄弟,而袁尚志更是医院某高级将领的表侄。

  但六人的关系网打通了医院的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对他们的游手好闲、无病的错举,装聋做哑。

  虽然每次陈瑜都严词拒绝,可6人非但不收敛,反而更加放肆,毕竟陈瑜身边没有做主的人,陈瑜只好能躲则躲,可依旧没有逃脱魔爪。

  1948年9月9日晚,夜深人静,陈愉趁丈夫楼将亮熟睡之际,去水池洗衣服。就在她走出11号病房不久,有六个黑影便尾随而至。她还来不及呼叫,一只大手就捂住了她的嘴,随后手里的洗衣盆也被人夺下。

  陈愉拼命挣扎,但在两个大男人的钳制下,根本无济于事。只听其中一人低吼“快点,别叫人发现了”。其余四人便一拥而上,将她抬进了17号病房。

  几人将她扔在病床上,捂住她的嘴,按住她的四肢,疯狂地撕扯她的衣服,然后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 轮番 侮辱。

  等一切结束后,几人提起裤子,威胁陈愉,“不许声张,否则杀你全家!”说完后,便扬长而去。

  陈愉失声痛哭,痛不欲生。许久之后,她收拾好破碎的衣服,恍恍惚惚回到11号病房。看着一无所知,仍旧熟睡的丈夫和孩子,想到刚才惨不忍睹的一切,泪水忍不住再次滑落。

  她坐在椅子上想了一夜,最终决定一定要让那六个恶棍得到应有的惩罚,她要去报案!她收集好破碎的衣服和其他证据后,便走进院长蔡善德的办公室,艰难地讲述 了自己的遭遇。

  医院为陈愉做了仔细的检查,面部有十几处抓伤,臀部有一处,下身有四处,确认了这就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的案。

  没想到院长蔡善德和训导长刘家祯不想得罪有裙带关系的六名军官,反而说此事宣扬出去对陈渝的名声不好,劝陈渝私了。陈渝十分气愤,她不是普通的小女孩,而是见过世面的新时代女性,她说如果医院不管的话,就把这件事告到军法处两个人果然被陈渝的话吓住,但是他们还是想隐瞒此事,于是打算先稳住陈渝,就说可以调查,陈渝走后,他们让人把17号病房打扫干净,毁灭证据,没想到这一幕被陈渝看见,陈渝再次找到院长蔡善德,蔡善德表示那六个军官愿意出2亿金圆券作为补偿,被陈渝愤然拒绝。

  陈愉不会是个例,为了替自己和像自己一样遭受霸陵的女子,陈愉必须坚持正义。

  万般无奈的陈愉向军法处作了控告后,又先后到浙江旅乡同乡会、汉口市参议会、武昌市参议会、湖北省参议会等机构进行控诉,寻求帮助。

  乾坤荡荡,堂堂陆军总医院竟然发生这样人神共愤的惨案!汉口市妇女会委员听闻陈愉的控诉后,立刻召开紧急会议,支持声援陈愉。

  妇女委员偕陈愉求见当时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陈述案情;妇女会致电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和李宗仁夫人郭德洁,报告案情,为陈愉伸冤;武汉著名律师张显荣、刘瑞禾、张楚信主动免费担当陈愉的法律顾问。

  武汉知名记者商若冰得知此事后,采访陈愉,将此事以巨大篇幅发表在《正风报》上。

  一时间舆论大哗,全国皆知。陈愉在武汉陆军总医院,惨遭六人的悲惨遭遇几经发酵,上达天 听 。

  随着这件案件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席卷全国,就连担任华中“剿总”总司令的白崇禧也听到了此事。当时在华北战场战事不利,陈愉被辱事件传到前线后,前线官兵更是义愤难平、军心涣散。

  为了缓和舆论,稳住人心,蒋介石曾三次致电白崇禧,要求严办,以平民心。迫于舆论压力,他虽然不想管这种“小事”,仍不得不下令逮捕了崔博文等6名施暴者。

  但是,白崇禧命令收押罪犯后便将此事扔之脑后,直到1948年9月21日,在陈愉遭到的12天之后,崔博文等6名犯人终于被关进了第九补给区军法处看守所。

  然而,这6名罪犯被关入看守所之后,不但不承认之事,反而统一口径互相串供,态度极其嚣张,甚至,他们还反污蔑陈愉“诬陷”,要求追究陈愉的“诬告罪”。也因此,这给了施暴者操作空间。

  但六名罪犯并不甘心就戮,他们动用背后强大的关系网,负隅顽抗:其中最险恶的是指使一名护士将陈愉、楼将亮年仅四岁的儿子带出医院。

  有人告诉陈愉说儿子是跟着一个护士出去的,但是陈愉找遍了整个医院,却并未见到自己儿子的影踪。

  直到9月22日,看到报纸上刊登的一则“迷途男孩,速往警局认领”的报纸之后,陈愉才在医院见到了自己的儿子。

  罪犯家属还公开召开茶话会,信口雌黄;宣判之前,被告家属连续三天花巨资,在武汉各大报上刊登《被诬家属崔钟秀贞等敬告各界书》。

  他们诋毁诽谤陈愉,说陈愉因为丈夫身染重病,恐将不治。她怕将来生活窘迫,所以自编自演了案件,意图讹诈。意图混淆视听、左右舆论。甚至污蔑她有精神病,是“为了破坏国军士气”等等。

  最颠倒黑白的是这家陆军总医院,它们甚至炮制了一份高达51名伤病员联合签名的报告,并将这个报告交给白崇禧,要求警方听陈愉“左邻右舍”的意见。

  就这样,在6名罪犯的家属及背后的关系网的颠倒黑白之下,陈愉案开始变得愈发扑朔迷离。然而,铁一般的事实不可能被彻底遮盖,愈发了解情况的武汉妇女协会和广大市民决定给予陈愉更坚定的支持。

  医院为了给他们六人争取更多机会,然后给他们发布了病危通知,让他们六个回到医院马上得到救治,于是他们顺利地回到医院病床,以此逃避社会舆论。他们的背后的关系成为了一张张绿卡,都对这件事进行搁置,驳回。

  眼看这些欺辱者逍遥法外,汉口市妇女会立马与有关部门召开会议,来为陈渝伸张正义。

  其内容大致是,“石,查、袁、曾、崔、凌六人伙同医院串供,消灭证据,情况属实恶劣,这类事件在之前已经发生过,当时也是不了了之,故此案发生又被这样受到轻视,污蔑,实在让人忍无可忍,谁没有妻子,谁没有姊妹,如不加严办此事还会发生,这到底把我们妇女当做什么,实在不把军纪看在眼里!”

  同时,这次案件到这个时候已经在社会各界人士,特别是大众妇女中,掀起了。妇女协会也是直接偕陈渝找到白崇禧,并向其斥诉了那六人的罪责。

  白崇禧给出的回答是,“本人已经事情真相,等证据齐全,必定严办,绝不让你受到这不白之冤。”

  就在这个节骨眼,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他们六人的其中一个勤务兵陈松连忙出来指证。

  因为陈松连亲眼目睹了六人将陈愉抬进17号房,而后把自己赶出,在里面做见不得人的勾当。

  案件水落石出,在李宗仁的审批之下,1949年3月23日,6名案犯中的4名国军军官被执行死刑,其余2人,移交地方法院。这场震惊全国的案,终于落下帷幕。

  有人说是蒋介石嫉恶如仇?那倒不是,而是当时的陈瑜案性质恶劣,甚至影响到了的军队,前方打仗,后方军官的妻子遭受,蒋介石断然不会蠢到让前线的寒心。

  但是,如果没有陈瑜突破封建思想和官官相护的重重阻碍勇敢地站出来,也不会有正义的到来。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